首頁都市頭狼章節

2021 復雜的家庭關系

推薦閱讀:神藏武破九荒斗天武神鄉村小神醫圣墟豪婿遮天凌天戰尊大主宰全職法師

眼睜睜看著那個盯梢的家伙驅車絕塵而去,我的心神莫名開始緊張起來。

該說不說,雖然我也是身在紅旗下,長在新紀元,對于鬼神之說向來嗤之以鼻,但今晚上突然接到已故的郭海電話,真讓我當時哆嗦了一下,再結合剛剛見到那個盯梢的身影,一種從未有過的膈應油然而生。

“草特爹得。”我撿起剛剛被嚇掉的半截煙,狠狠的嘬了兩口,直接“呼啦”一下將窗簾給拽上,然后才重新躺回沙發上。

“輝煌、蔣欽、鵬城的百利集團。”我自言自語的念叨著目前跟我們有仇怨的這些勢力。

這里面就屬鵬城的百利集團最沒有威脅,雖然之前因為陳花椒那個小兄弟的事情,我們差點撕巴起來,但畢竟還差點,況且善后方面,我也把面子給到位了,他如果還不依不饒,我們可能會很難受,他一定也不舒坦。

其次就是輝煌公司,這段時間李倬禹和洪震天著急入圍增城區改造,輕易不會跟我們起沖突,不過也保不齊敖輝那個老梆子想耍點什么小動作。

最后就是蔣欽了,按照我的猜測,他目前應該躲在國外,就算想跟我們鬧事,頂多也就是電話遙控,威脅確實不小,但實際操作起來難度很大。

“還有誰?”我又給自己續上一支煙,擰著眉頭呢喃:“葛川?還是葉致遠那個同宗同脈的兄弟葉小九?”

我的腦海中當即出現這倆人的模樣,但很快又一掃而散。

葛川討厭我不假,但自從兵不刃血的拿到我們二號店以后,就一直很老實,最主要的是他完全沒有動機,在他心目中,自己永遠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而我不過是踩著狗屎運的下等泥腿子,想辦我,指定也是明著來。

葉小九就更不可能了,他的主要發展范圍在北方城市,就算真給我搞倒下,他也進不來羊城,不論是葉致遠還是葉家的那些長輩都指定不會答應。

況且經過短暫的接觸,我能感覺得出來,葉小九是個胸藏大海的梟雄,無論做什么事情都講究運籌帷幄,沒有把握的賭注他輕易不會押寶。

腦子里將所有的敵人和對手都仔細分析一遍后,最后我將目標鎖定在蔣欽的身上,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籃子躲在暗地里裝神弄鬼。

“篤篤篤..”

房門這時候突然被叩響,緊跟著孟勝樂和李俊峰風塵仆仆的推門進來。

兩人的衣裳都有些臟亂,尤其是李俊峰,此刻胡子拉碴,眼珠子里遍布紅血絲,一看就知道是熬夜留下來的后遺癥,之前張星宇告訴我,他們去郭海的老家打聽具體情況。

我起身打招呼:“剛回來啊?”

李俊峰一屁股坐下,隨手抓起一罐啤酒打開,揚脖喝了幾大口后解釋:“一個小時前就回來啦,樂子他媳婦今天過生日,陪著他一塊挑了幾件生日禮物。”

我沒正經的打趣:“咱媳婦今天生日啊?不行,待會我高低表示表示,發個紅包啥的。”

“發唄,反正她現在跟小雅在一塊呢,我是不太介意,小雅介不介意就難說嘍。”孟勝樂有恃無恐的翹著二郎腿嘚嘚瑟瑟的晃悠兩下道:“待會扯犢子昂,先跟你說正事,那個蔣欽必須處!”

“怎么?”我迷惑的望向哥倆。

“咋跟你說呢,讓我捋捋昂。”孟勝樂抹擦一下后腦勺,點燃一支煙道:“郭海的家庭情況賊拉復雜,郭家四兄弟屬于異父異母的關系。”

我皺著眉頭打斷:“什么玩意兒異父異母,又是郭家四兄弟得,郭海不是就哥仨嗎?”

孟勝樂拍了拍腦門子干笑:“操,我給自己繞迷糊了,瘋子你來說吧。”

“不是你繞迷糊了,是郭家的情況屬實復雜。”李俊峰又喝了一大口酒后,清了清嗓子道:“我們從郭海老家打聽出來一件賊有意思的事情..”

通過李俊峰的介紹,我總算聽明白了郭家的復雜情況。

敢情,郭海生在一個離異再組建的家庭,他的父母在他十四五歲的時候離的婚,他和自己二弟郭洋同父同母,當時判給了他父親,而他父親再結婚以后很快又有了老三郭江。

老三出生沒幾年,郭海他爸就因為一起交通事故去世了,行大的郭海帶著自己兩個兄弟來到羊城打拼討生活,所以哥仨之間的感情特別好。

而郭海的親生母親在離婚以后,也很快組建了自己的家庭,并且生下來個男孩,從血緣關系上來說,這個男孩也是郭海的弟弟,而他就是天娛集團四小鬼之一的蔣欽。

郭海在羊城得勢以后,曾經偷偷回過一次老家,應該是接濟自己的后母和生母,之后他又將蔣欽這個跟自己不同姓的弟弟帶回了羊城,并且一路扶持。

我抿著早已經熄滅的煙蒂,干咳兩聲道:“郭老大、郭老二跟郭老三是一個爹,他倆又跟蔣欽是一個媽,而實際上郭老三和蔣欽并沒有多近?”

“對,郭家的關系確實挺亂的,以前郭海和郭洋活著的時候,這些矛盾被壓著暴露不出來,隨著郭海的塵埃落定,郭老二昏迷不醒,郭老三和蔣欽的爭權肯定會瞬間爆發。”李俊峰點點腦袋道:“郭老三不止一次在人前表現過對蔣欽的不滿,還曾經說過蔣欽是野種之類的話,蔣欽好像也當眾捶過郭老三好幾次。”

“有點意思。”我揉搓著下巴頦呢喃:“實際上郭老三和蔣欽的矛盾不可調和,郭老三一定認為自己才是根正苗紅的繼承人,而蔣欽同樣也是這種感覺,就像兩只餓急眼的野狗,隨便丟進去一根骨頭,他倆就得撕的你死我活。”

“關鍵這根骨頭不好扔啊。”孟勝樂伸了個懶腰道:“我們運氣不好,找到郭海老家的時候,蔣欽和郭老三剛走不到一天,聽說還特意給郭海立了個衣冠冢,他們族里的幾個老人告訴,因為怎么埋葬郭海的事情,兩人還曾經大打出手,但頭天晚上給郭海守靈的時候,蔣欽哭的跟什么似的,止都止不住,從蔣欽的角度上來講,郭海就是自己大哥,一定會為他報仇,這事兒沒有任何懸念。”

我皺了皺鼻子道:“看來真有必要出趟國,聯系一下郭老三...”

我掃視一眼哥倆,沉聲道:“這事兒其他人參與沒有力度,郭老三也夠嗆能相信,咱仨抽個簽,決定誰來辦吧?”

“抽個雞毛,你倆呆著,我去辦!”孟勝樂直起擼起袖管輕笑:“我正好想看看國外的月亮是不是真的特別圓。”

李俊峰瞥了眼孟勝樂,咳嗽兩聲道:“扯什么馬籃子,你有婷婷,朗朗有小雅,而且小雅差不多也到日子了,要辦也是我辦,這事兒就這么定了,休息一兩天,我馬上出門,朗朗你幫我聯系好王者商會那邊,咱得保證過去以后能見到郭老三,不然也是白跑一趟。”

“嗡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兀響了,看了眼居然是董咚咚的號碼,我迷惑的接起:“你們咋這個點還不睡吶?”

董咚咚嬉皮笑臉的開腔:“天氣燥熱睡不著,我們四個把熊小姐送回去以后又跑回鵬城來了。”

我頓時間氣不打一處來的破口大罵:“誒臥槽你們一幫人奶奶的孫子,我特么是讓熊初墨送你們回來,結果你們把她送回家了?鵬城的事情都**解決完了,你們又回去干啥?真感覺自己全成仙了,誰也治不住是吧?”

董咚咚馬上賠笑道歉:“哥,你先別急著發火,聽我跟你慢慢說。”

我焦躁的訓斥:“說個得兒,麻溜滾回來,百利集團絕對沒你們想象中那么簡單。”

董咚咚深呼吸兩口氣道:“就是因為他不簡單,我們才想著再回來呢,我覺得姓賀的那個老梆子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家大業大,輕易不敢跟我們真玩命,鵬城那邊的賭業又那么發達,什么快三、小汽車、**、球盤,只要開局就有消費者,咱們也插桿大旗咋樣?”

我毫不猶豫的出聲:“不咋樣,那邊的賭檔已經成型,你再往里硬插,就是跟當地干這種行當的人四面為敵,而且我也不想在鵬城插旗。”

董咚咚焦急的喊叫:“哥,你不想插旗可不代表別人也不想啊,你猜我們剛剛見到誰了?洪震天,輝煌的那個洪震天,那狗日的從百利集團的大樓里出來,姓賀的男人親自把他送上車的,你想想看哈,這都快凌晨四點了,他從里面出來,絕逼沒憋什么好屁,萬一輝煌和百利集團要是達成什么共識,以后難受的不還是咱自己嘛...”

相鄰小說:叫囂的海德拉都市之至尊天君怪物獵人大冒險妹子請自重九龍拉棺重生當首富繼承人我爺爺是迪拜首富都市狂少天降巨富地球至強男人
bet365体育在线娱乐场会员注册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询 四川快乐12走势图电视走势 快三推荐号河北 重庆欢乐生肖 重庆时时官方网站 快乐十分投注计算器 北京快乐8开奖 快乐十分0611036开奖号码 广西快三预测 北京赛pk10押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