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今天的我還在跳舞章節

161、團體賽:男單.3

推薦閱讀:我真不想花錢啊大主宰豪婿凌天戰尊極靈混沌決鄉村小神醫武破九荒武動乾坤圣墟全職法師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夏凱凱很清楚, 他們現在的水準和成績, 拿銅牌幾乎是沒什么問題了, 但要想沖擊更好的排名,“短板”的雙人、尤其是女單, 就必須要更加努力才可以。

這樣想著,夏凱凱把目光收回來,視線落在了劉小雯的身上。

這丫頭……眉心緊鎖,嘴角下垮, 也不與任何人交談, 單獨站在一邊熱身準備,看那模樣比昨天還要緊張。

夏凱凱毫不懷疑, 昨天比賽結束后,劉小雯肯定是重點關注的對象,也不知道有多少教練,對她又說過什么樣的話, 導致她今天的臉色比昨天還要難看。

相信如果給劉小雯第二個選擇, 劉小雯一定不會選擇站在這里參加團體賽。

夏凱凱收回目光, 對劉小雯今天的發揮不太抱有希望。

劉小雯能進決賽, 是因為隊里其他三個項目比較厲害,但依舊不能改變她世界排名只有十六位的事實,能夠進入決賽的國家女單都很強, 強到哪怕劉小雯狀態很好,而且超常發揮,都很難戰勝的程度。

所以……還是要看雙人嗎?

視線落在雙人那邊。霍雪凝和蔣陽波都在用自己的方法調整狀態。

蔣陽波在和沈中說著網絡上的那些事, 還看了夏凱凱好幾眼,顯然是提到了昨天夏凱凱平臺上發的視頻。

霍雪凝則拉著周悅珊說話。周悅珊性格爽利,很好相處,明明比霍雪凝小,卻很有擔當,主意堅定,也很會照顧人。霍雪凝溫柔善良,說話做事都是一副溫言細語的模樣,更會疼人。兩人關系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得格外親密,經常坐在一起低聲細語。此刻周悅珊還打開她的化妝箱為霍雪凝化妝,畫著畫著便聊上兩句,視線對上,便笑的眉眼明媚。

夏凱凱的視線落在霍雪凝和周悅珊身上好一會兒,早就彎成蚊香的思路在大腦里妄自猜測了一下兩人的關系。但可惜原諒他實在看不懂女人間的親密,也看不出來兩人之間是否有什么曖昧,只知道確實關系極好就是了。

這樣的大賽,兩個女孩可以相互開解打氣,調整狀態,也是不錯的方法。

再最后,夏凱凱就看向了蘇宇。

蘇宇也在看他。

視線對上了不過兩秒,夏凱凱就將目光收了回來,從那雙堅定的雙眸里確認無誤,隊里誰都需要調整狀態,需要相互開解,但自己不需要,蘇宇也不需要。

夏凱凱發現蘇宇和自己有種很相似的特性,眼神都是藏不住的時光,太多的故事積滿了那雙黑色的眸底,卻又被牢牢地限制住,有著與身邊人格格不入的氣息。

夏凱凱不敢想的太多。

想的太多,這個世界就太奇怪了。

“蘇宇,去抽簽了。”

張妮總教練喊了一聲,打斷了夏凱凱如同脫韁的野馬般狂奔的思路,也將他從一種荒謬的念頭里拉了出來。他注視著蘇宇離開的背影,漸漸的就有點忘記了自己在想什么。

蘇宇很快抽簽回來,半路上伍弋他們就迎了上去詢問一番,沒等蘇宇回來,夏凱凱就知道他們抽到了三號簽。

一共五個國家代表團,三號簽正好在中間。

身邊雙人滑替補選手低聲說了一句,被夏凱凱聽見了。

“三號簽啊?是不是預示著我們只能拿銅牌了?”

說話間,賽場里響起更大的聲響,還有些人不知所謂的在鼓掌,指著頭頂上議論紛紛。夏凱凱抬頭看去,大屏幕變化,公布了抽簽結果。

一、e國隊。

二、米國隊。

三、華國隊。

四、y國隊。

五、f國隊。

和剛剛一樣聲音再次傳進耳膜:“這簽抽的,會不會就是最終成績啊?那就好笑了。”

夏凱凱蹙眉。

e國隊第一嗎?

還真有可能。

昨天分析,e國隊確實是最有可能拿下團體賽冠軍的國家。本身實力就強,又是主場比賽,基本已經走在了登上冠軍寶座的路上。

米國隊的整體實力則向來是最強的,出戰的選手全都是有實力在單項上拿下獎牌的運動員,可惜今年的冰舞略差了一點,拖了后腿,可見那邊冰舞的愛麗絲組合壓力有多大。

至于y國和f國,都有強項,也都有短板,都是瘸腿的水準,就不提了。

等著裁判員進場,并且開始宣誓的時候,夏凱凱才回過神來。

自己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竟然在比賽前想了那么多。

這種狀態對于他而言也很少見。

大約是因為奧運會真的太重要了,而且團體賽的賽制也復雜多變地考驗人的算術和預測水準,總不是免不了的在腦袋里胡思亂想,停不下來。

這可不好。

花滑是需要極度冷靜的運動,尤其冰舞還需要完全沉醉在節目的意境里,念頭太多就不會太過純粹,會影響比賽的狀態。

夏凱凱干脆拿出耳機,打開音樂,不再想了。聽著比賽用的歌曲,在腦海里不斷地演示著比賽的動作,任由自己沉醉在音樂中,微微閉上了眼睛。

再一回神,被人推著的時候,抽簽都已經結束了。夏凱凱被提醒,抬頭看去,一瞬間他以為抽到了冰舞,他們就要上場了。

“咚咚!”

心臟都重重地跳了一下。

然而不是。

化好妝的周悅珊說:“我今天早上的熱身不太夠,陪我去后臺走一圈。”

“好。”夏凱凱點頭。

他站起身,視線掃過,落在了蘇宇的背影上。

蘇宇在穿冰刀鞋。

自由滑的第一輪比賽是男單!

夏凱凱有點想看蘇宇比賽,但是自己的比賽更加重要,于是就陪著周悅珊去了后臺。一起去的還有霍雪凝和蔣陽波。

好在后臺的走廊上每隔十米就掛了一個電視,里面播放著賽場里的實時畫面,夏凱凱找了個方便熱身,也方便看比賽的地方停下,兩組四個人就安靜地練了起來。

沒練一會兒,遙遙的就聽見了賽場里傳來的掌聲,大約一秒鐘的延遲,他們的眼前的電視屏幕里觀眾們也開始鼓掌。

終于,第一組男單選手上場了。

來自e國的東道主選手,一上場就得到了觀眾們瘋狂的掌聲和尖叫聲。

米哈維爾穿著一套黑色黏著水晶的衣服站在了冰面上,一頭齊肩的銀發流暢地披散著,隨著他的滑行而隨風舞動。

雖然同樣穿著黑色一套的衣褲,但是米哈維爾的服裝風格和夏凱凱完全不同。首先因為雙人滑和冰舞有托舉動作,為了預防裝飾品落在冰面上被扣分,所以夏凱凱他們的衣服大多偏向素靜干凈。但是男單是一個人的秀,再華麗也不過分。因而一個簡單的像是訓練服,另外一個則璀璨的如同暗夜帝王的衣裳。

配上一頭銀發,和那雙顏色也略微淺淡的灰色眸子,讓當今的e國男單一哥,米哈維爾,有種異樣的魔力……與e國主流審美南轅北轍的外形,卻依舊憑借著這種纖細華麗的氣質,吸粉無數。

現場熱烈的掌聲響了很久,觀眾們都在為他加油。

米哈維爾不得不抬手下壓控場,等到掌聲徹底消失,他才深呼吸一口氣,示意裁判,可以開始了。

一秒后。

音樂聲響起。

是來自e國著名作曲家創作的鋼琴曲,《致果戈里》。

果戈里。

在蘇宇前,壟斷了六年男單花滑冠軍,兩屆奧運會男單金牌的得主,在那個時代被稱為“男單的帝王”,又被華國的冰迷稱為“果帝”。

因為果戈里風靡了一個時代,在全世界吸粉無數,本國更是擁有無數的粉絲瘋狂地熱愛他。因而一名e國非常出名的作曲家為他創作了這首歌曲。

《致果戈里》,是一首為果戈里,也是專門為花滑男單創作的音樂。其流暢性,以及高潮的推動,節奏的安排,與其他選手將兩首、甚至三四首曲子剪切在一起的東拼西湊不一樣。就像其他選手需要自己融入到音樂里去,進而演繹合樂,賺取藝術分。而這首曲子,本身就是為花滑而生,并不需要男單選手去迎合音樂,而是反過來,變成音樂去配合選手。

總之是一首最適合男單運動員的神曲。

可惜。

本應該風靡全世界的花滑圈子,甚至被定為國家級練習曲的《致果戈里》,因為版權擁有者的拒絕,這還是第二次出現在賽場上。

畢竟,米哈維爾是果戈里退役之后,帶的第一個學生。

他給了他最好的,全世界男單運動員都夢寐以求的曲子。

米哈維爾表現的也非常出色,保持著穩扎穩打的習慣,依舊沒有冒然地去挑戰高難度的跳躍,一個后外點冰的四周跳也是在成功率超高的基礎上完成,再配上音樂的幾個專門為跳躍動作設計的高潮,可以說合樂度極其地高。

這套節目,就算拿來滑單項也不差了,沒想到卻安排在了團體賽上。

由此可見,e國隊團體賽的金牌有很大的野心。

他們將最好的節目都安排在了這邊,也是希望參加團體賽的隊員們,就算拿不到單項的獎牌,也可以最終抱走一個團體賽的金牌,至少也對得起這些年的汗水和淚水。

最后分數出來,米哈維爾的總分達到了304.14的高分。

這個分數,只比果戈里當年的最好成績差了一點點,作為教練重返賽場的果戈里都激動地站了起來,做出了鼓掌的姿態,最后看見分數,一瞬間的臉上表情有些遺憾,但是下一秒還是洋溢出燦爛的笑容,為米哈維爾鼓掌。

要知道,在其他選手憑四周跳的時候,米哈維爾只有一個四周跳,其他都是三周跳,以及三周接跳的動作,卻可以拿到這么高的分數,可見他節目的完成度有多高,可以說除了難度差了那么一點點外,其他的動作幾乎都沒有扣分。

幾乎拿到了他計劃中的滿分值。

夏凱凱在后臺專注地熱身,偶爾抬頭看上一眼,一轉眼外面就再次傳來了掌聲。

米國選手賈斯丁上場。

他作為這一批世界級男單運動員里最年輕的一個人,可以說是實力強勁,前途無限,儼然有著繼承蘇宇男單帝位的姿態。

對于這樣有希望和未來的運動員,冰迷們也很樂意看著他的崛起,甚至米國的冰迷都在期待他有一天可以超過蘇宇,最終成長成新一代的現象級運動員。

而他似乎本身也想走出模仿蘇宇的陰影,找到自己的定位。

于是,今天他穿的比賽服也脫離了傳統比賽服的定義,很有個性。至少蘇宇就沒有穿過這樣款式的服裝比賽過。

那是一件米白色的t恤,真的只是普通的t恤,衣服上甚至一點裝飾品都沒有,可以直接穿著去逛街的款式。唯一要說有點特色的,就是他這件上衣沒有袖子,直接露出了肌肉膨脹的肱二頭肌,以及曬成了淺棕色的健康肌膚,展露出的手臂曲線清晰,抬手揮動間可以清楚的看見肌肉線條的變化。

強悍,極具有力量感。

而且t恤整體偏小一號,將賈斯丁的身體裹得緊緊的,像是可以直接用目光觸摸到他厚實的肩膀和強壯的胸肌,甚至能夠隱約看見他腹部的塊狀肌肉。

再加上被黑色訓練褲裹著的翹臀,簡直就是冰上版的美國隊長。

野性。

強壯。

如同海邊的救生員,脫了衣服的消防員,電影里的警察,總之這種展露肌肉的姿態,讓他雄性的荷爾蒙洶涌澎拜,撩撥著數不盡的春心萌動。

全世界都喜歡這種強壯的男性。

當賈斯丁翹著屁股在冰上滑了一圈的時候,手臂上的肱二頭肌膨脹開來,幾乎可以想象看臺上、以及電視機前面,有多少女性在為他流鼻血。

就連夏凱凱也覺得這套衣服實在順眼,他可以從頭看到尾。

就連周悅珊都說:“這套衣服好看。”

霍雪凝說:“他肌肉練的不錯。難得在男單里找到這種偏力量型的選手。”

蔣陽波不服,挽袖子亮肌肉:“我的怎么樣?”

賈斯丁最后在冰上滑了一圈,然后在中間站定,固定姿勢,對著裁判席點頭示意。

音樂響起。

《文頓的練習曲》。

又是一首為男單定制的音樂!

不過比起e國這邊的敝帚自珍,創造于加國的《文頓的練習曲》就顯得和善可親了很多。《文頓的練習曲》版權全開放,可以隨意使用,運動員可以拿來練習,也可以拿來比賽,比起《致果戈里》,這首曲子的風格干凈簡單,難度也略微的低一點。

畢竟《致果戈里》創作的時候,果戈里已經稱帝,成為了男單的最強者,他的四周三接跳更是震驚了全球。所以在創作的時候,難度和果戈里水平直接掛鉤,無論三接跳給出的旋律時間,以及滑行蹬冰的距離,都是果戈里的節奏,水平不夠的男單運動員根本無法滑這首曲子。

但是《文頓的練習曲》并沒有特別針對的運動員,據說創作時,作為摸板的男單運動員水平也比較一般,一直到退役都沒有摸到過領獎臺的邊緣。因而用這首曲子比賽,或者訓練的運動員非常多,在大賽上也不少見。

賈斯丁會滑這首曲子,也難怪他穿的衣服那么簡單,就像是平時在冰上訓練一樣,多以舒適為主。

而滑這首曲子的賈斯丁也不需要詮釋任何人,他就是他,他就是練習男單花滑的一個普通運動員。

這世上最簡單的的大約就是扮演自己。

所以他可以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技術動作上。

都很狡猾。

但就像e國一樣。

看來米國對這次團體賽的冠軍也是志在必得。

都在想辦法的討巧,也都把更可能拿到高分的節目安排在團體賽上。

奧運賽場,一枚金牌,對于大部分的運動員而言,可能就是一生。

無論米哈維爾還是賈斯丁,都認定了,與其去和蘇宇搶奪不可能拿下的單項金牌,不如拿走團體賽的這枚金牌。

扮演著自己的賈斯丁隨著音樂在冰上滑行,看似姿態放松,好像就真的在平時的訓練上,甚至臉上都不需要刻意地調整表情。但實際上他非常專注,目光炯炯,在開始技術動作之前,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見他肌肉膨脹的力度,緊繃著,積蓄著,然后猛地釋放,爆發力十足的,完成!

一口氣將節目從頭滑到尾,雖然有些地方有點小小的失誤,但是他的跳躍難度更高,甚至完成了一個薩霍夫的四周跳,哪怕最終出現了扶冰的情況,可因為整體設定的分值本身就高,就算有些小失誤,也足夠將分數抬起來。

節目結束后,最終305.72的分數,贏了e國隊。

這一次,換成米國隊歡呼雀躍了。

分數一出來,米國隊的隊員擁抱慶祝,開朗**的米國隊女單一姐甚至抱著賈斯丁的腦袋,在他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比賽到現在,在米國隊員心里,華國隊幾乎是沒有威脅的,他們最大的敵人就是對方,米國隊和e國隊,在這兩個國家的競爭里,能夠超越對方,就能多拿一分,就可以為最后的金牌墊定基石!

賈斯丁超過了米哈維爾。

米國隊,就比e國隊多拿了一分!

距離金牌更近了!

賈斯丁享受到了英雄般的歡迎,隊友們圍在一起久久不散。

但是對于其他人而言,顯然就不那么順眼了。

e國隊這邊蹙眉看著老對手,前帝王果戈里抱著胸口沉著臉一言不發。看臺上的e國觀眾冷眼望著,心里很不是滋味。

哪怕蘇宇上場,現場的氣氛也顯得有些低沉。蘇宇參加國家大賽那么多次,難得遇見這次稀稀拉拉的掌聲,而且還是在奧運會的賽場上。

說到底,e國舉辦的冬奧會,還是e國觀眾更多。現在這些占據主要數量的e國觀眾都忙著瞪米國隊呢,恨不得用目光戳死他們!

比賽到了現在。

沒有多少人還能夠保持淡定了。

一場場的,揪著人心的比分變化,終于將點燃了幾乎所有人心里的火氣。

金牌是我們的!

這是我們的國家!

我們的土地!

你們都是強盜!

賽場的氣氛變化。

火氣漸濃。

即便夏凱凱在后臺看著電視,都可以感受到e國觀眾的憤怒。

但是畫面里,在冰上沉默熱身的男人卻始終專心致志的,保持著自己的狀態。

蘇宇在冰上站定,冷冷清清的一個人,心無旁騖地沉醉在比賽的環境里,那種有條不紊的自信姿態,似乎在攪動著賽場里的氣氛,不知不覺間,將所有的氣息都維系在他一人的身上。

直至他抬手。

黑眸堅定地落在對面的裁判席上,在身體凝固了一秒后,微微頷首。

賽場里動搖的讓人不安的氣氛,像是被一陣清風吹過,霎時間煙消云散。

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蘇宇一個人,一抬手,輕而易舉地抓住了四萬人的目光。

“好了,別說了,蘇宇要比賽了。”

還在譏諷著對手國家運動員的觀眾們終于回過神來,紛紛閉上了嘴,看向了冰面。如果還有人無法轉移注意力,這個時候通常身邊都會有人提醒他。

“蘇宇的比賽一定要看,等一會再聊吧,總之你別打擾我。”

蘇宇的強,有目共睹。

而且無論米國隊和e國隊掐的有多兇,他們的冰迷又有多么的熱血激動,在他心里始終承認,蘇宇出場,就是君臨天下。

而且蘇宇的奧運單項節目已經滑了大半個賽季了,關注蘇宇的觀眾們都差不多看夠了蘇宇的單項節目。但是團體賽不一樣,大家都滑的是新節目,蘇宇拿出來的必然也是新的節目。

會是什么節目?

是恢弘大氣的交響樂,還是靈動婉約的小提琴曲,亦或者是耳熟能詳的鋼琴曲。

在團體賽上,蘇宇會選擇什么呢?

在短暫的安靜后。

音樂響起。

節目開始了。

當一聲琴弦的顫音響起,在賽場里勾出綿綿的回蕩之聲,蘇宇腳下微微蹬冰,一個圓潤的弧線便滑了出去。

琴聲奏響,古琴悠長。

蘇宇團體賽自由滑的曲目,竟然是一首華國曲子。

《臥虎藏龍》。

相鄰小說:入殮師靈異錄我的妖怪老師殺江湖我盜墓的那幾年陰陽透無限推倒系統我的鬼女友陰燈帶著異能混都市愛情怎么喊停
bet365体育在线娱乐场会员注册 快赢481开奖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 白小姐历史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五星综合图走势图 安徽快三开奖时间 广东时时计划稳定阪 赛车pk拾软件 上海快3今日推荐 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 北京pk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