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進化之眼章節

第1190章 獄中見田豐

推薦閱讀:全職法師超級女婿斗天武神遮天凌天戰尊武破九荒鄉村小神醫神藏圣墟武動乾坤

“這么輕松,就進了袁紹的書房……”

李淑儀真切地感受到了白曉文此時高魅力值的好處,結合袁熙二公子的切入身份,在那些靈界人物眼中,高魅力就是一種“明主”的氣場。

李淑儀猛然想起一件事。

“曉文,你的遮葉牡丹圖,好像效果只有兩個小時?要不要tsxsw.com趕快去找田豐和甄逸,等時間過去,牡丹圖的效力就沒了。”

白曉文搖頭說道:“甄逸作為甄氏之主,應該不是目光短淺之輩,田豐更是極具戰略眼光的大才。要說服這兩人,沒有點干貨是不行的,魅力值只是輔助作用。就算沒有牡丹圖加的魅力,靠著天子冕旒、流觴余韻的魅力加成,也夠用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搜集三國位面此時的天下形勢情報,印證我的想法是否可行!”

如果靈界歷史和三國演義完全一致,白曉文不需要研究袁紹書房的情報,直接去見田豐,也能把這位大才唬住。但靈界歷史畢竟不同于演義和正史,白曉文對很多細節并不了解,萬一說錯了的話,貽笑大方倒是其次,失去田豐的信任導致通盤計劃無法展開,才最為致命。

李淑儀答應一聲,不再多問,和塞西莉亞一起,幫白曉文點亮燈燭,然后搬來一捆捆竹簡和帛書。

現在是東漢末期,雖然已經有蔡倫改進了造紙術,但尚未普及,主流的文字載體仍然是簡牘和縑帛。等到紙張大行其道,已經是一兩百年之后的事情了。

白曉文聚精會神,眼眸如同攝像機一樣,掃過這些珍貴重要的情報資料。

先發現了一張十三州地理圖,上面還注明了占據各個州郡的勢力人名,這份地圖很重要,白曉文先記了下來。

然后是河北四州的州郡圖,涵蓋了各個城池的太守、武將姓名,還有兵員、人口數量等等。

曹操目前治下的司州(司隸校尉部)、兗州和徐州等地的情報虛實,因為雙方對壘,袁紹對于這些情報也很關心,記錄得也比較詳盡。

至于其他各地,比如西涼馬騰、荊州劉表、江東孫策、益州劉璋等等,就比較簡略了,只有這些勢力領袖的粗略兵力規模,比如“馬騰精騎十萬”、“劉表水步軍二十萬”等等,有多大水分可想而知。

更遠的,南方交州的士燮,更是只有個名字。

白曉文重點翻看的是軍事情報。

可惜的是,袁紹此時在前線大營,一應軍事情報都是傳遞到他那里,而不是冀州老巢。這座書房里的情報,就顯得有些陳舊了,多數都是兩三個月,乃至半年前的兵馬調動情報。

若非如此,恐怕守門的侍衛也不會這么輕易放白曉文進來。

“差不多了。”

白曉文“掃”完了厚厚一疊帛書,以及小山一樣的一堆竹簡之后,揉了揉眉心,略有一絲疲憊地說道,“把這些書簡都復歸原位吧。”

李淑儀和塞西莉亞依言而行。

白曉文微微閉目,消化了一下掃入腦海的資料內容。

在李淑儀兩人整理好之后,白曉文終于吁了口氣,睜開了眼睛:“我們走,去冀州大牢,去見田豐!”

……

在路上,白曉文把一些簡略情況,交流給了李淑儀和塞西莉亞。

“官渡的對峙,大體情況和演義類似,”白曉文開口道,“袁紹的底子雄厚,合四州兵馬七十萬,連營九十里;曹操的兵馬只有三十萬,而且糧草不多。就連曹操的部下,也有不少暗中寫信過來,以表忠誠,可見三國位面的原住民,大多看衰曹操。”

“七七七七……七十萬?”塞西莉亞眼睛瞪大了,“雙方加起來,有一百萬士兵?”

白曉文搖頭說道:“三國時代沒有過于精細的探報手段,只能憑旗號約莫估計兵馬,所以各地諸侯在起兵的時候,往往會虛張旗幟,夸大兵威,好讓敵人心驚膽戰,不戰而降。孫子兵法就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說法。袁紹聚四州之兵,說是七十萬,恐怕打個對折都不夠。至于曹操,就更是扯虎皮裝大旗,三十萬兵馬能有十萬人就不錯了。”

李淑儀對此也有經驗,說道:“古華夏的軍兵數量,是把戰力弱小的輔兵民兵也計入里面的。十萬人的軍隊,真正的精兵可能只有一兩萬。”

白曉文說道:“如果按照正常的戰斗力衡量,民兵確實實力弱小,不會達到正常的標準模板,比如拉美西斯位面。但是三國位面不同,由于流傳度的原因,導致靈界人物的實力整體被拔高!民兵也都是標準模板,不能小看的。”

塞西莉亞吁了口氣,感覺都有點麻木了。

冀州大牢,白曉文沒有費多少手腳,憑著袁二公子的身份,輕易就見到了囚禁獄中的田豐。

田豐雖然被囚,待遇卻還可以。

單獨的一間囚室,有燈燭書簡,床鋪雖然簡陋但并不臟亂。

兩方面原因,一是田豐本身的身份重要,獄卒不敢拿這位老謀士怎么樣;另一方面,是田豐本身就是冀州大族的族長,身后有巨鹿田家的照應。

白曉文見到了田豐,略略掃了一眼。

田豐胡須花白,面相蒼老,不過精神還算不錯。

“二公子?你不是在幽州牧守么?”田豐見到白曉文,臉上流露出一絲驚奇。

“小子拜見田公!”白曉文的姿態放的很低,見面先以晚輩子侄禮拜見,然后答道:“小子從幽州返鄉省親,已經拜見過母親了。聽聞田公被家父幽禁獄中,心中惶恐,特來拜見。”

田豐心中的訝然更甚,記憶中袁二公子和自己也沒多少交情。

“罷了!”田豐咳嗽了幾聲,“戴罪之身,不敢勞二公子的大禮。二公子,老朽斗膽問一句,不知現在,主公與曹操交戰的情勢如何?”

白曉文按照袁紹書房中搜檢出的情報,結合袁熙的記憶,緩緩說道:“小子久在幽州,所知并不詳盡,只聽說家父和曹賊戰了兩陣,互有勝負,目前在官渡相持,莫能取勝。”

相鄰小說:末世第一高校我才不是人妖啊帶著喪尸闖天下我的大明理想國異世之三國趙云傳崛起廢土我家客人你惹不起21世紀煉器專家修仙界學霸原力宗師
bet365体育在线娱乐场会员注册 大龙虾江西时时 甘肃快三最近遗漏号码 米尔军事app下载安装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查询结果 开奖日出码公式规律 上海时时杀码 秒速时时下载手机版 大了透开奖开奖直播 山东时时官网地址 期期规律公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