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玄幻無限之次元幻想章節

第732章

推薦閱讀:鄉村小神醫大主宰神藏凌天戰尊極靈混沌決我真不想花錢啊遮天武破九荒斗天武神武動乾坤

“以張合之強,縱然先帝也忌憚,用欠缺經驗的馬謖對上百戰磨煉的老將張合有如羊入虎口。”

魏延說。

“哦,原來魏將軍拐了彎想要夸贊自已表現勝于先帝。”楊藝說。

“參軍既有如此雄心壯志,魏延你又何苦奪人表現的機會?莫非你想獨占?”

“楊藝你。”魏延說。

“夠了,現在事情已經決定,諸位切勿多言。”

諸葛亮說。

“向浪,你也同行,在馬謖安營完畢時立刻畫四到八張地圖過來,弱能夠成功守住街亭,三位便是攻取長安第一功。”

“遵命。”

“高翔你復雜協助防守后方的列柳城,隨時準備接應馬謖。”

“是。”

“其余人隨同從關山大道行軍,長安城就近在眼前。”諸葛亮說。

“魏延有一言,丞相可否聽聽。”

‘丞相傭兵等待大金集合后方采取行動可謂謹慎,但也有延誤時機,所謂兵貴神速,丞相本次北伐應該是趁敵不備,盡量攻城。

好平衡倆國茶具,然而現在僅僅奪取涼州便引來曹賊大軍,這次北伐到此已經是注定失敗了。。’

“你這老匹夫懂什么。”楊藝說。

“此時尚有可挽救的辦法,讓文長統領三千精兵,趁著曹真專注于眼前戰斗,四處游記首尾無法兼顧。”

“若可趁虛拿下潼關,則可以將曹賊兵馬完全分斷,使他們無法東向。

此即為古之韓信分道進兵之法。”

“別笑死人了,你敢和韓信比,你這個家伙不要還是我等就不錯了。”楊藝說。

“從剛才開始你就不斷冷嘲熱諷,楊藝,你當我不敢動你?”魏延說。

“夠了,文長之言雖非無道理,但卻失之冒險,我軍劣勢無法再分兵。”

“這,唉,此次必定落得勞師動眾無成功。”魏延說。

和自已的構想有點類似,要對付曹真這種擅長打陣地戰的人,就只有出奇兵。

只是萬一被猜中,則奇兵全軍覆沒,倆種意見并無高下之分。

話說回來,魏延的擔憂還是不無道理,張合人到底在哪兒呢。

很快大戰開始。

“馬謖,可否聽在下一言。”林瀟說。

“街亭對我等甚為重要,可偏偏從參軍方才的表現,完全看不出你明白其重要。”

“你是在妒忌我即將建立的功勞嗎?我和你沒什么好說的。”馬謖說。

“王將軍,這次任務會很艱險,你多加小心。”林瀟說。

“多謝林瀟你的關心。”

“應該是我要謝你,多虧你為我仗義執言,不然我的處境更加艱難。”

“別這樣說,我自已品嘗過的痛苦,不希望你也品嘗。”王平說。

“我認為只要是人才就不需要管出身,當年張飛將軍也曾經如此為我直言。”

“在下有一個想法不知道你愿意聽嗎?”林瀟說。

“請說。”

‘常敗軍為三千人只有,目前沒有任務在身,可隨時調動。’林瀟說。

“我們會一動助手在街亭附近以防萬一,雖然不說改版戰局,但至少在最壞的時候可以多救幾個人。”

‘我明白了,等到情況不對,會趕快通知你啦比昂忙,如果珍獸島你的幫助,王平畢生感激不盡。’

話雖然如此,句扶那家伙會聽命來久遠我們,我們和他們的人在巴郡可是死對頭。

等一下記得好像也有一個人參加防守工作。

“大哥這一次街亭守護工作非常重要,您可以被懸賞這份工作,為弟實在替您高興。”句扶說。

“我就是香早點追上你,你可是夷陵之戰的英雄,是我們的希望。”

‘’大哥,我說過那是吹捧出來的名聲,根本不是我應該得到的,偵察隊的弟兄們。

“別說了,都不是你的錯誤,我們過去的苦難夾在這么多人之間也是受夠了。”

‘大哥以您的能力絕對可以成為在我智商的英雄,到時候兄弟一起慶祝吧。’句扶說。

“好啊,同樣是出身把戲,我可不可以輸給那個王平。”句安說。

大哥明明你的能力比我還強為什么就沒有收到上天青睞。

“參軍,你為何要改變丞相交代的布陣。”

“這是wie了獲得更大的勝利才做的安排,莫非王將軍臉隨機應變都不動。?馬謖說。

“在此側面一山,上面皆為不相連,而且樹木茂密。”

‘參軍此言差矣,如果盾兵要道,筑起城郭,則就算賊人十萬也不敢來破。’”

“今天舍棄要路而就山上,如果被包圍如何是好”

“兵法有云,憑高視下,勢如霹竹,賊人來了正好被我軍殺個片甲不留。”

馬謖說。

“我看這個山是兵法所謂的絕地,如果被賊人斷水源,士氣自然就亂了,哪兒還有可能夠戰斗。”

王平說。

“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賊人斷我水道,我正好背水一戰。”

‘哼,王平大字不識幾個,辨不過你,我自率領部隊去下方扎營。’

“那可正好,反正你地下那群野人,也智慧讓大家方案,到時候報功,我可不會分你。”馬謖說。

馬謖狂妄驕縱,今日街亭必然有失,得趕快通知林瀟才可。

“為何向浪你也要走。”

“馬謖,今日之爭,何人理虧一目了然,我只是念及交情不忍開口。”

“難道向浪你也認為我錯了?”馬謖說。

“我只是將此地布陣通知丞相,誰對誰錯丞相自有公斷。”

“街亭之功即將到手,莫非你想害我失去這立功的大好機會。”

“你違抗丞相軍令在先,怪不得我。”向浪說。

“請念在我們過去十年的交情不要對丞相說出實情,到時候我打破賊人,丞相自然可以理解現在的用心。”

“唉,若是你不可以勝,我罪過就大了。”向浪說。

馬謖改變了防守,他自已依靠自已的對此不知可以守護街亭,還可以一舉殲滅敵人。

此時曹睿已經進駐長安,曹真在扶風和趙云對峙。

然而卻沒有人注意到張合已經代數萬精兵悄悄接近街亭。

“王將軍來信了,情況相當不妙。”林瀟說。

“莫非那個馬謖已經丟了街亭?”

“不,馬謖不停丞相之言,將軍隊駐守在山上還自詡為居高臨下。”林瀟說。

“王將軍苦勸,依舊不得其法。”

“那個人還真笨,如果沒有掌握好水源供給駐守在山上根本是自尋死路。”

“那么爛好人老大,我們還要去救那個驕傲的書生?”柳隱說。

“是的。”林瀟說。

“我還真怎受不了你的個性,要是這家伙死了,你往上爬的阻礙不就少了一個。”柳隱說。

“別開玩笑了,要是我這樣做和當初舍棄我的馬太守有什么區別。”林瀟說。

“你這個人很有意思。”楊蘭說。

“這句話一點都不像是夸耀。”林瀟說。

真妙啊,怎么看都覺得像是相聲。

“那么,我們立刻前往。”林瀟說。

“怎么會這樣,兵法不是說了居高臨下勢如破竹嗎?”馬謖說。

“這個書呆子還不知道自已怎么輸的,光切斷水源和糧食你就完蛋了,還需要我動一刀一槍。”

“兵法有云,背水一戰。”

“我好渴。”

“以為可以背水一戰,陷入絕境發揮潛力至少也要吃飽喝足才行,你這一點比趙括還不如。”張合說。

可惡啊,我平步青云的機會就這么斷送了,我不甘心。

“參軍交給我,就算沒有趙子龍之勇,我也要突圍。”

“如此甚好,就拜托你了。”

“單槍匹馬沖下山莫非想學趙云?可惜控油威實卻沒有實力,一箭就讓你丑態畢露。”

張合一箭射過去。

從安遠的地方可以射到我的帽子,要是對方認真我就完蛋了。

“對不起,敵人數量實在太多了。”句安說。

“這不是你的錯誤,待軍隊看小說到吞噬 tsxsw.com整頓一遍一起投圍。”

這句安言過其實不可以說。

等一下這不是先帝對我的評價嗎,言過其實不可大用。

“現在不知道參軍情況怎么樣,整個部隊亂七八糟,之有之王林瀟的支援了。”王平說。

“本來以為是一場惡戰,沒想到根本是來賺功勞的。”鄧先說。“我們這回發財了,雖然拿不到珠江腦地啊,副將也不錯。”

“小人,不會讓你們得逞的。”王平說。

‘武當飛軍,沖啊。’

“這幫野人,給人感覺真不舒服。”

鄧先說。

“常聽聞蜀人野蠻,沒想到野蠻到這種地步。”

暫且先嚇唬賊人,其實到目前為止巨靈還很難完全貫徹,能讓這群人學會這句話很不容易。

“蜀人無力反擊,現在立到我們將他們干下去。”

‘完了街亭完畢。’

“老大,你看我們的人被包圍了。”柳隱說。

“怎么情況便的這么糟糕,那不是王將軍的軍隊嗎?趕快去幫他解圍。”

“冷靜點,現在敵人專注于眼前,后方防御很脆弱。”

“好,那么沖鋒陷陣交給你了。”

“若不是因為要救大哥,誰要去管那王平。”句扶說。

“你信任我嗎,說不定我會阿卡納情況不對就逃跑呢。”楊蘭說。

“如果這種程度的戰斗就跑,那么你恐怕不值得這個價碼。”林瀟說。

“哈哈我喜歡這個回答。”楊蘭說。

救回來馬謖后。

“完了,這下全完了,街亭一丟我們全都要死。”

“這個廢物死了就算了,浪費我們糧食。”楊蘭說。

“你之前的意氣風發到哪兒去了現在這樣不覺得丟臉嗎?”柳隱說。

“夠了,馬謖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活下去,至少你要親自去丞相面前報告。”

林瀟說。

“老大說的沒錯,你要是自殺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懦夫了。”

“沒想到街亭一敗,讓本來意氣風發的參軍變成了這樣。”

“既然你的命是我救的,那么回到漢中之前,命就是我的。”林瀟說。

“林瀟。”

這場戰敗斷了大哥的路,她受到的打擊一定很大吧。

“話說回來如果我們撤退回漢中,老大你的母親怎么辦?”

“這個時候我既然神父統領的責任就不可以擅自離開這件事情我已經交給太守處理了。”

“林瀟,我相信你的母親一定會沒事情被送到漢中的。”王平說。

“那么現在就趕快出發,張合的追兵隨時會從后面追上來。”林瀟說。

“林瀟,你言之有理,此地確實不適合久留。’王平說。

“站住。”楊蘭說。

“怎么了。”林瀟說。

“你或許可以騙過那倆個人,但是騙不過我,你既然擔心自已的母親就應該表現出來死撐著實在難看。”

“數千人在后面看著我,在這種全軍潰敗的情況,他們可以依賴的只有眼前這位不成才的指揮官。”

林瀟說。

“要是連我都動搖,其他人怎么撐得住。”

“你們的名堂就是太多了。”楊蘭說。

其實不是這樣,如果現在不集中精力在指揮上,自已恐怕會比任何人都先倒下。

馬上自已就要離開天水永遠和阿香分別,這是何等殘酷的事情。

而在混戰之中,也不敢保證娘可以順利跟著進入城都,想到這一切隨時會讓人方寸大亂。

“本來我是想開溜,不過這樣好了,我幫你們撤退,只要三千。”

“那么久等回去以后再給。”

‘第一次見到這么干脆的人。’

“為什么背對我。”

‘要攻略我,你還早著呢,今天是大意。’

“你到底在說什么。”

‘想要流眼淚只有現在了。’

“我對她發誓不會再流眼淚了。”林瀟說。

“我什么時候這么多管閑事了。”

“對不起是我多嘴,清當成滅有聽到。”林瀟說。

大魏軍營。

“張將軍,你實乃我大魏棟梁,曹真由衷敬佩。”曹真說。

“另外公主看出街亭戰略意義也是居功甚偉。”

“大將軍太客氣了,本來章節早就對街亭攻略早就盤算,曹玲不過是符合而已。”

曹玲說。

“只可惜本戰損失了來個人,這倆人畢竟平亂有功。”飛耀說。

“這只是大勝利中的小插曲,那倆個人原本就居心叵測,借著蜀人之手就出掉這樣大患,也并非壞事。”

曹真說。

“只是這樣一面倒的作戰中,李阿明江鈴會這樣戰死,想必敵人有意想不到的戰斗力。”

曹玲說。

“不除,根據使者有個叫林瀟的人,帶領部隊神出鬼沒、。”

“是日前投靠蜀人的叛徒。”郭準。

“那個家伙沒有愧疚心嗎?”

還不是因為大家的漠視,有誰在乎這邊。

相鄰小說:孤王寡女網游之無敵小賤從鳴人替身開始鴻蒙大帝系統大道仙文軍火供應商道鎮蒼穹奇幻版三國末日黑芒亡靈賊首
bet365体育在线娱乐场会员注册 特马 3d开机号今天查询3个 pk10冠军杀1码 江苏时时诈骗案 最准4码中特 福建时时规则倍数 新彊时时彩五星开奖号 北京pk计划软件三码 香港仼我发心水主论坛 重庆时时彩直播开奖